“县长工资不如保姆”无关尊严

当公务员捧铁饭碗,一直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儿。但近日一则“县长工资不如保姆”的新闻,却似兜头给他们泼了瓢冷水。据《深圳晚报》昨日报道,7月11日,广东省委在省政协机关召开专题协商会,就广东省区域协调发展征求意见。“去调研前,没想到粤东西北会那么穷,”省政协特聘委员、广东省流通业商会会长崔河表示,当地县委书记、县长的月工资只有1500元,甚至不如来广州做保姆的工资,“很多干部都说这是没有尊严的生活”。

不知道这名特聘委员为何要将县长工资跟保姆对比,大概在他眼中,保姆应该是工资最低的底层劳动者了。当然他所说的县长工资之低,应该不是空穴来风,多半“调研”了工资账本之类的数据。只是这样的对比,根本没有什么说服力,尤其是“没有尊严的生活”一说,很难让人苟同。

首先,领导干部既然是“公仆”,那就是为广大百姓服务的,去跟保姆之类的“私仆”比尊严,岂非公、私不分,找错了类比对象?其次,保姆工资再高,辞职不干的比比皆是,有时雇主在家政公司等几天都请不到一个保姆,而每年报考公务员的却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物以稀为贵,“私仆”成稀缺资源,“公仆”成富余资源,人家工资比你高也是合情合理的嘛,干嘛硬要去对比?一些官员天天嚷着要转变观念,这个观念咋就没转变过来呢?

因此,拿“县长工资不如保姆”来说事,公众认为是黑色幽默,不仅不会领情,反而觉得是矫情、浅薄。何况早些年社会上就流传着一首关于官员的民谣,说是“工资基本不动,喝酒基本靠送,抽烟基本靠供……”工资如此之低还能“基本不动”,很容易让群众莫名其妙,如坠五里雾中,只能理解为某些“公仆”们“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了。

而近些年公开的腐败案中,一些“穷庙富方丈”的出现,尤其让民众产生巨大的心理反差。如国家级贫困县河南南召县原县委书记刘建国贪污受贿5200万元、贫困县甘肃肃北县原县长曼曼贪污受贿657万余元等,原来工资如此之低的书记、县长中,也会存在这样肥壮的硕鼠,这岂不是太滑稽了吗?“工资”与“收入”相差几百上千倍,叫公众如何相信“工资”的公信力?

或许,崔河委员所言“县长工资不如保姆”,其目的可能并不是为官员本身叫屈,而是为了论证地区之间的贫富差距之大。但是,只有拿同行业、同级别人群的工资和全部收入作对比,才具有统计学上的价值。譬如,可拿粤东西北地区的县长收入与珠三角地区县长收入比,或者拿粤东西北地区的保姆工资与珠三角地区保姆工资比。另一方面,要拿不同地区相同群体之间的实际生活水平进行比较,方能得出科学、可信的调研数据。

拿贫困地区县长跟广州保姆比工资,而且只比工资不比收入,就等于拿一名象棋冠军跟一名游泳好手比,而且只比泳技不比棋艺。在这种驴唇不对马嘴的比较下,得出干部“没有尊严”的结论,岂不荒唐?如果当地官员都过着“没有尊严的生活”,那些生活极端贫苦的老百姓,岂不是连牛马都不如了?“尊严”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别拿强势群体的“尊严”来刺伤保姆之类的弱者。

好声音PK快男化学家投毒杀夫男子跳桥砸中公交Rain 退伍全球贿赂地图多地地王收回习马会有可能10万笼中人足协管办分离机场准点率8城市汽车限购汪洋以夫妻比喻中美汶川遗址被淹李天一无罪辩护反式脂肪酸